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婚姻的暗伤

wedded 2021-11-25 14:14:1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我和舒潮结婚前,曾做了他两年的情人。
  
  舒潮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我和他在一次商务聚会上偶然相识而开始交往。慢慢地,我陷进去了。舒潮的学识、相貌、身份和气质都无可挑剔,惟一的一点,也是致命的一点,他是有家室的。
  
  舒潮说男人就是一个责任的符号,虽然他和他的妻子已经没有了激情,但他们相濡以沫地生活了二十年,有许多共同的回忆,还有他们的女儿,把他们牢固地联系在一起,所以,他不能离婚。我点头表示理解。说实话,我当然希望他能够离婚娶我,但我不能逼他,否则,会把他吓跑。
  
  和舒潮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越来越觉得以我的年轻、美貌、才情,只做舒潮的情人真的是不甘心。有一天,无意之中和舒潮的妻子见面之后,我更加觉得我和舒潮是应该做夫妻的。他的妻子已经未老先衰了,看起来不像舒潮的妻子,反倒像他的妈了。而40多岁的舒潮外表上看起来只有30多岁,他面目清秀英俊洒脱,全身都洋溢着年轻人的朝气。我不相信他在经历了年轻漂亮的我之后,对他的老婆还有什么欲望可言。我深深地为舒潮感到悲哀,我觉得他老婆的存在扼杀了他的生命活力,而我的存在却在激发着他的生命活力。舒潮真正的幸福应该是和我在一起。在一次激情过后,我试探地向舒潮提出了结婚的话题,舒潮沉默了。
  
  于是,我在“无意之中”让我和舒潮的关系大白于天下。舒潮的老婆在得知我们的关系后,和我谈了一次话,她让我放弃,我说不妨来个公平竞争。末了,她笑了,说:“在我和你之间,以20岁的年龄差,有公平吗?而我,虽然已经老了,但也还没有不堪到要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一个背叛自己的男人。”
  
  他们迅速地离婚了。
  
  2
  
  三个月后,我不顾父母亲友的坚决反对,和舒潮结婚了。
  
  做妻子的感觉真好啊。不必担心一个突兀的电话就把舒潮召走,不必在人前人后遮遮掩掩,梦中醒来时身边不再空空如也。舒潮的眉头总是舒展着,他像年轻小伙子一样精力充沛,他说,是我给了他第二次青春。我在他怀中撒娇,他看着我的笑容轻叹:年轻真好。
  
  我以为我们会永远这样幸福下去。但蜜月刚过,纷争就开始了。最开始的纷争很简单,舒潮希望我能在生活上更多地照顾他,就像他前妻那样,无微不至。比如他在夜半归来时,无论多晚,都希望能吃上可口的粥或宵夜;当他醉酒归来,我要为他准备醒酒汤,他呕吐后,我要默默地收拾干净,而不是把那摊秽物留到第二天早上他自己收拾。我知道舒潮的前妻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潜意识里舒潮渴望仍然能享受到那样的照顾,我也努力了,但即使我能学会给他煮饭洗衣,也不可能做得像他前妻那样好。毕竟我和他前妻是两个时代的人。
  
  做了舒潮一年的妻子,我开始怀念做情人的时光。做情人时候的我是舒潮手心里的宝,他呵护着我宠爱着我,经常送我礼物,也经常陪我去打保龄球或散步游泳什么的,可是婚后,他把这一切浪漫的东西都收起来了。我希望他能陪我多聊聊天,多给我创造一些惊喜,比如送我礼物什么的,但他显然没这份心思了。我眼中浪漫体贴的舒潮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麻木懒散、心安理得地享受我付出的大男人。
  
  而且舒潮在我面前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好像他和我结婚是对我的恩赐一样。有一天,舒潮在谈话中又流露出这种施舍的语气时,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怒气,说:“嫁给你我才亏了,我年纪轻轻嫁给你一个二婚男人,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那我呢?你把我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给拆散了,我为了你,把同床共枕二十年的结发妻子休掉了,人家背地里都骂我‘陈世美’。”
  
  “那还不是你自己贪心惹的祸!”我反唇相讥,“又想吃羊肉,又怕惹一身骚,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当初还不是你勾引的我?你是怎么说的,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和我在一起就行了,你不这样说,我能上你的床吗?”
  
  舒潮的话噎得我说不出话来。看我气得脸色发白,他才觉得自己过分了,过来抱住我连声说“对不起”,可是,他的话已经深深地伤了我。这场婚姻表面上看好像是由我一手策划出来的,但它并不是我一厢情愿的结果啊。
  
  这次争吵的结果是舒潮带我出去吃了一顿饭,并送了我一条手链而平息的。但我们的幸福生活似乎就此结束了。
  
  3
  
  舒潮离婚后,他每周都会把女儿接回来住一天。他女儿已经15岁,很懂事了,在我们刚结婚那段时间,她很乖巧,但后来可能她也看出我们之间出了问题,所以周末舒潮去接她的时候,她不再到我们家里来了,她提出到外面去玩,顺便叫上她的母亲。舒潮心里一直对前妻怀有负罪感,第二次婚姻又不像他预期的那样完美,所以他很爽快地就答应和母女俩一起出去。
  
  我的心里对他的前妻也有一些愧疚,毕竟是我使她失去了丈夫。开始的时候,我对舒潮去看望前妻和女儿颇为宽容,但后来我们发生矛盾以后,舒潮开始频繁地去看望前妻和女儿,甚至在去年的元旦节把我一个人甩在家里却陪着前妻和女儿在外边吃饭。我知道后,和他大吵一顿。舒潮说他对前妻和女儿有负罪感,他要在生活方面对她们做出适当的补偿,我高兴也好,不高兴也罢,这件事情他都要做到底。
  
  舒潮放出这样的话来,我虽然生气却也无可奈何。但最让我不满的是,舒潮从不对我公开他的收入。我每次问他的收入,他就说,我不会让你缺钱花的,你要买什么就给我说,其他的你就别管了。为此,我们发生多次争吵,但每次只要一谈到这个话题,舒潮便以沉默对抗,或者干脆摔门而去。这一切让我感到,好像我和他结婚仅仅冲着他的钱一样,他的这种态度让我觉得我们这个家和这场夫妻关系只是一种临时过渡的关系,我在这场婚姻中反倒没有一丝安全感。
  
  我在舒潮的眼里不再是他性感迷人的宝贝,他对我越来越不满,说我懒散,说我自私,嫌我不体贴不温柔,说我做的菜少盐无味。总而言之,我在他眼里有了千般不是。舒潮在我的眼里也越来越不像以前的那个舒潮了,我觉得他老得越来越快。
  
  我们分居了。
  
  我在失望中保持着沉默。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最初的喜悦过后,我感觉惘然。我和舒潮的婚姻因为种种冲突和矛盾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说实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相当糟糕了,我们的感情已经因为猜疑和彼此设防而变味了,我们都对这场婚姻感到了失望。
  
  我的怀孕让舒潮很吃惊。我问他要还是不要?他说要吧。稍顷,他避开我的眼睛,说,如果你觉得非要不可的话。几天后,我到医院,打掉了孩子。甚至,没要舒潮陪同。舒潮知道我打掉孩子后,明显地如释重负。我知道,他已经对这段婚姻完全失望了,否则,他不会不要孩子的。
  
  我知道我们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而我们这两个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当事人,竟然谁都没有心情去挽救这场婚姻,我们没有孩子,没有共同趟过艰难的回忆,没有一种力量能够让我们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重新开始。
  
  这场让我们彼此都付出重大代价的婚姻只存活了两年就宣告结束。我曾经在爱情的名义下是道德游戏的破坏者,如今,又成了这场游戏的受害者。以这种方式开始的恋爱,即使有幸能结合在一起,也很难摆脱过去婚姻的影子。从一开始,我们的婚姻就有着致命的暗伤,终于不治而亡。
        北京雀斑防治医院北京扁平疣好的医院北京好治疗湿疹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